饲料厂业务员卷走虾农预付款 厂方已报案饲料厂新闻

“我们虾农赚的都是辛苦钱,东挪西凑的饲料款都被骗走了。要是饲料跟不上,我们今年就要血本无归了。”饲料厂业务员卷款逃走,虾农预交的饲料款成了“死账”,厂方已向警方报案,但还无法为被骗虾农供应饲料。眼看着心爱的幼虾马上要断粮,自己辛苦了大半年的劳动即将付诸东流,坡头区官渡镇的10多位虾农非常无奈。17日,记者来到官渡镇细嚹村,看到了受骗的虾农们。

“一包100斤的1号饲料得90多元,如果以预付的形式购买,平均每包少3到5元,一吨饲料能省下不少钱。”为了节省养殖成本,年初,老虾农兴叔在澳华水产饲料公司业务员杨某的介绍下,一改现金结算买饲料的形式,东拼西凑借了几万元,交了预付款。

期间,兴叔多次以现金形式,将预付款交给杨某。10月初,杨某突然人间蒸发。兴叔寻到厂里,才发现自己交给杨某的预付款根本没入厂里的账,而杨某早已卷款逃走,厂方无法继续为虾农供应饲料。

此时,兴叔才发现,与自己有同样遭遇的,还有其他村的10多位虾农。据不完全统计,虾农们总共“被骗走”20多万元,受害虾塘面积超过百亩。

本该汇入厂方账户的钱,为何会直接交给业务员呢?虾农保叔道出了缘由,7月初,杨某告诉虾农们,厂方更改了汇款账户,不再接受农村信用社的汇款,大家可以把钱交给他,他再把钱交到厂里。

随着和业务员杨某渐渐熟络,虾农们都听信了其“厂方不接受汇款”的说辞。出于对厂方的信任,虾农们多次将预交款直接交给杨某,“澳华在我们官渡也颇有名气,没吃粮先交款,也是因为我们信任澳华的实力。预交的那些钱哪个不是东挪西凑出来的?现在厂方不给我们供应饲料,大家今年就要失收了。”

兴叔告诉记者,时下正是斑节虾快速生长的关键时期,正常喂养情况下,再过个把月就可以捕收。“现在的虾就和十六七岁的少年一样,需要吃很多东西,如果饲料跟不上,满塘的幼虾就会饿伤,今年必是血本无归啊。杨某虽然逃走了,可是我们不少人手上还有给他的汇款单,厂方为什么还是拒绝供粮呢?”看着即将空虚的饲料房,兴叔低下头来悄悄抹眼泪。

记者电话联系了澳华水产饲料公司官渡片区经理梁劲。梁经理表示,厂方有明文规定,禁止业务人员私收货款。杨某私收预付款的行为,完全是他个人行为,对此厂方并不知情。针对虾农们“继续供粮”的要求,梁经理则表示,由于涉案的杨某已经出逃,厂方无法核实虾农预交款总数,所以无法按虾农要求提供饲料。

“一切都等杨某归案,再做决定吧。”目前,厂方已向坡头区经侦大队报案。梁经理表示,厂方将全力配合警方破案,杨某一旦落案,公司会按相关法律要求,根据实际情况承担相应的责任。

①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

http://xzh.i3geek.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