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料厂新闻做三文鱼料太难了世界饲料巨头要发力虾料要收购中国饲料厂

荷兰泰高旗下水产饲料生产商Skretting公司CEO认为,三文鱼板块发展空间已所剩无几,亚洲和南美的虾饲料前景巨大,不排除在中国收购饲料厂的可能性

自三文鱼巨头美威(Mowi)在挪威和苏格兰开设饲料工厂以来,世界三文鱼饲料产业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影响最深的非欧洲大型饲料生产商荷兰泰高(Nutreco)莫属。

去年11月份,泰高旗下的水产饲料旗舰公司Skretting关闭了英国三文鱼饲料厂,Skretting CEO Therese LogBergjord告诉UCN,“美威进军饲料界后,迅速改变了三文鱼饲料产业的竞争格局,他们在挪威和英国市场上制造严重的过剩产能。因此我们决定从英国市场撤出来,但仍保留挪威的业务。虽然挪威市场仍有收益,但利润水平已大不如从前了。”

鉴于当前三文鱼饲料产业所面临的僵局,Log Bergjord认为Skretting公司应往多元化方向发展,开拓多个水产养殖品种生产线,拓展更多国际市场。

“十年前,Skretting生产的饲料中85%是三文鱼饲料,现在这个比例降到50%,其他品种的饲料产量占了一半。”Log Bergjord说道,这是公司业务大转型的结果,公司高层正在制定一些更好地战略规划,让企业逐步从三文鱼板块和挪威市场中跳出来。

Log Bergjord坚信,在三文鱼产业的世界里,耐心是取胜的法宝。未来,这个产业或许还有些许增长空间,但从全球格局上看,扩张的机遇相对有限。

“从长远来看,三文鱼陆基养殖业有着很大的潜力,这个版块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但在短期内,我们认为拉美对虾版块和亚洲市场更具发展机遇。”Log Bergjord说。

Log Bergjord认为,东亚是最具诱惑力的市场,这里凝聚了全球饲料企业总数的六分之五,水产饲料的产量占全球的61%。

“亚洲是我们全球增长的主战场,容量非常大,但也是个高度分化和复杂的市场。”Log Bergjord表示,中国是个水产养殖大国,养殖品种繁多,市场划分十分细致;印度则比较注重对虾养殖;东南亚也是公司未来拓展的目标之一。

当前,Skretting在亚洲计划发展两个重要项目,对收购或参股本地饲料生产商计划的持开放态度。

其中一个项目是在印度西海岸的古吉拉特邦(Gujarat)组建合资饲料厂。该饲料厂计划2020年开业,旨在为印度西海岸的对虾和罗非鱼养殖户供应优质饲料。

另一个重要的项目将在中国落地。“在中国,我们已经拥有土地,并准备启动基建工程。现在我们在等待政府的审批。”但Log Bergjord并没有透漏新饲料厂的位置和规模,以及建设的时间进度表。

此外,Log Bergjord指出,Skretting公司也在亚洲寻找机会,收购一些当地饲料厂。“我们在中国的扩张是非常谨慎的。尽管这里机遇很多,我们还是要非常认真地评估,确保每走的一步都是正确的。收购中国饲料厂必须符合集团公司的战略,就像建工厂一样,这是一个有机的增长过程。”

今年10月25日,Skretting公司位于厄瓜多尔瓜亚基尔郊区的虾饲料厂正式开业,新厂耗资6,500万美元,2017年宣布建厂。Log Bergjord估计,该厂全面投产后,可年产50万吨膨化饲料,相当于厄瓜多尔虾饲料市场份额的四分之一。

今年年初,Skretting与丹麦遗传育种企业Hendrix合作,扩建厄瓜多尔萨利纳斯(Salinas)虾苗厂(Skretting占有小额股份),将产能从10亿尾提升至100亿尾,相当于厄瓜多尔虾苗市场份额的10%。

去年,Skretting公司计划在非洲尼日利亚投建一处饲料厂,“项目才刚刚获批,最快年动工。”

“非洲市场充满挑战,在长期来看是个理想的发展,但要真正在那里立足就要经历一条坎坷的路。非洲养殖业的增长不是线性的,你很难做到精准控制,你必须要有充分的耐心,在埃及、尼日利亚、赞比亚和南方等地区生根,再利用其中心地位向周围国家建立分销网络。”Log Bergjord说。

“再过十年,非洲水产养殖业可能会迎来良好的发展期,在此之前,我们要在上下游做好充足的准备。我们的股东非常支持泰高(在非洲的发展),我们的职责是确保项目正常发展下去,因此选择正确的时机就显得十分关键。”Log Bergjord说。

http://xzh.i3geek.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